History

请问像我这种(钢铁直男的)说话风格
适合皮什么角色啊
让人头秃
没人哄的日子真难熬(什么鬼话)

想槽一下自己x

一种算喜欢,而不是那种层面上的喜欢

因为说话 言语的能力极差

线下还好,在是在线上的小姐妹们,我就肥肠不行,以至于很多时候都要担心,自己说话会不会显得凶,会不会让对方不开心之类之类的,因为毕竟,只是文字的交流与碰撞。

然后我自己,是那种一段时间内,只跟一个人聊的多,不是说其他人就不聊了,而是可能会等着这个限定的对方的消息。事实上,很多时候,也就只有这一个家伙才会有消息给我。

没有遇上能聊的人的时候,就,绝对的孤寡。

可以说是很大的一种,孤独感。

我觉得这种感情说是喜欢,算不上,倒像是变相的依赖,变相的粘人。因为我,其实,非常不喜欢依赖和粘人,我会觉得掉面子,我没法用文字打出“抓着人衣袖”之类的那种感觉x皮幼年皮的时候,这样做我都要,思考好久,压住心里,因为觉得掉面子或者尴尬。

然后其实还会有“希望对方跟自己一样也是只跟自己聊的人”这样的无理取闹的想法。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没有谁必须跟你聊,只能跟你聊这种事。叫的好听点是独占欲,占有欲,说的难听点,大概就是,控制狂x我不是,但是有时候会冒出这种想法。

啊然后其实还有!就是那种 口是心非 的状态,不是傲娇,而是 我必须口是心非 这种想法。大概我是说不清啦,我的概括能力还需要很大的提升,我概括不出来。大概就是我的内心“你不要走,你不要不理我,你能不能 陪陪我,哪怕就一会儿”而我说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你去吧”  我的心理是变相的 让人厌烦的 粘人啊。其实觉得超级抱歉的。

有些问题大概写下来才能真正想通,在文字的表述间答案才能慢慢被思考出来。

检讨自己后想想,觉得自己可能是,还没接受自己已经成年这样的事实。

总觉得自己还小,总觉得自己还可以毫不在乎的去说去做去表达。然后就会被成年 长大 这样的概念勒的,逼迫的,做出相应的表现。

我也告诉过自己很多次 纯粹 这两个字,可是似乎实践起来总是很麻烦。配合配合配合 把自己变成中央空调,而不是那种“我开心就好 才不管你”的直接,果断。我可能找不到合适的词x

没有好看的皮囊也没有有趣的灵魂。

希望自己的内心能再成长多一些吧。

视线。
他僵住了几秒。
又来了。
他想。

最近,他总能感觉到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那是一种具有压迫性的热切的眼神。究竟是谁呢?他想。即使留意着四周,却也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就像是,猫抓老鼠的游戏一样。但是现在的他更像一只瞎猫。那视线的出现是有规律的,他总结到,侦探一样顺藤摸瓜。
是熟人还是陌生人?
不得而知。
那天和朋友喝嗨了,他醉的近乎不省人事。只觉得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视线带着熟悉的感觉。但是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根本无法做出反应。他只依稀记得那个人说“我只是想要个拥抱而已”但是声线和那个人的模样都是特别模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记不得。醒来的时候,早已经是在自家的床上了。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
他扶着额头走到客厅。桌上却有做好的食物,他伸手一摸还带有温度,逐渐清醒的大脑终于做出了反应。那个人还没走远,他想。他冲出门四处张望却没有丝毫收获,而当他回过身去准备关门时,视线又来了。








写这个只是因为,渴望抱抱x
每个人身边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这样的视线叭,就是那种包容温柔,带着守护意义的视线,不论是来自亲人还是朋友,今天也要开心鸭

我其实是个炒鸡麻烦别人的人

感觉什么都做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

我真的不想麻烦别人

给你们添了好多麻烦

结果还是

没有什么成长啊

自戏一般 对戏不能看

语文实在是

太差劲啦

以前会有

要为喜欢的人唱歌录歌的想法

现在想想

好尴尬啊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应该这么做的

让人家为难真的是

很抱歉啊

好烦躁好烦躁

想回去

想到水底

水底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然后也不用想些什么了

一切都会变得

好安静啊

好想去

藏起来

躲起来

我不想笑了

好累啊

对不起对不起

守望全员(7)

(6)前一篇

这篇源藏依然没写完

妈耶




31

小姑娘昏昏欲睡的,莫里森思考着要不要直接抱回去的时候,岛田兄弟俩终于回来了。年长者跟在后面,表情有一丝的尴尬,不情愿以及,害羞。指挥官自然明白,事情已经解决了。

源氏老远就看到莫里森等在门口了,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呢。走近一看才看见他怀里已经撑不住的小姑娘。

武士是重诺言的,何况是跟自己关系这么铁的“小红娘”。源氏心里有点愧疚,他试图摸摸小姑娘的脸,却被莫里森的胳膊挡住了。“你的手臂太凉了。”很快,指挥官就给出了解释。本来打算帮弟弟一起抱孩子的半藏突然明白了,叹了口气,把胳膊搓搓热,原地跳了两下,再把小姑娘抱进怀里。

莫里森小心翼翼地把小姑娘交给对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转身离开。刚到三步,小姑娘就清醒了。她试图从半藏地怀里挣扎出去,幸亏半藏有带孩子的经验,及时把她捞了回来。小姑娘一看是半藏,小脸一鼓,眼泪汪汪的。“杰克……”她委委屈屈地开口,莫里森突然想起了,小姑娘这个奇妙的习惯,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走回来揉揉她的脑袋。

这时小姑娘看向了源氏“我不喜欢你了!哼”她试图向莫里森讨抱,半藏眼疾手快的把她牢牢包在怀里,那意思坚决不给。指挥官叹了口气,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无奈,亲吻了小姑娘的额头说“Have a nice dream,honey”同时伸手戳了戳小姑娘仍然气鼓鼓的脸颊。




32

目送着莫里森远去,小姑娘收回了恋恋不舍的目光,抬头看半藏。眼神里可不是开心,半藏被看的压力很大。他记得麦克雷那份陈述文件中,加黑过一句话“这是个记仇的小丫头”。他轻咳了一声,示意自己的弟弟。

源氏被哥哥的眼神看的莫名其妙,这时候小姑娘的眼神已经被引向了始作俑者。他愣了一下,在小姑娘嫌弃的眼神里不停的向她道歉,多是些讨饶的话。岛田兄弟俩都没注意到,小姑娘眼睛骨碌碌一转,那是计上心头了。




33

还是被岛田兄弟带了回去的小姑娘,完全黏在半藏这边。源氏也拿她没办法。只不过第二天,在严苛的生物钟下醒来的兄弟俩,相顾无言后,由年轻者先开口嚎了一嗓子,直接把小姑娘嚎醒了。年长者把小姑娘抱过来,轻轻拍着背安慰她,同时眉头一皱,向自己愚蠢的欧豆豆施压。源氏吓得不轻,收到哥哥的眼神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同时发现自己基本上是没穿衣服的状态。废话,智械不需要衣服。只好奔下去,找出一些兄长的衣服胡乱套一下。

若是被莫里森看见,他想。那我就又得被智械化一次了。




34

小姑娘在半藏的怀里渐渐平静下来,第一件事就是抓住一缕半藏的长发,同时另一只手摸摸他的脸,因为没有胡子了呀。小姑娘甜甜的笑了,拽了拽手里的一撮头发,示意半藏。男人低下头来,用目光询问她。小丫头还是笑,不说话,吧唧一声亲在了他的脸上。“……早安吻”她嘟嘟囔囔解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上翘,表示着自己的得意。

“那我呢?”源氏看着这一切地发生,发出了嫉妒的声音。这时候小姑娘才回头看他,却在一瞬间噗嗤一声笑地钻进了半藏的怀里。年长者这时才将目光放到弟弟身上,却是嘴角勾起无奈地摇了摇头。源氏眯了眯眼睛,向他示威。转头看向镜子,自己也惊的差点又嚎了一嗓子。

 



tbc.


原创语c】深丘尼疗养院面向大家招生啦!!!!

嗨呀!这里是深丘尼疗养院!这里有不同的患者,更有超棒的医生!一定会治好你呦(笑)。在这里除了可以找到自己的专属医生,也可以找到独家患者哦!绝对不会忽视每一个话痨!人物都是原创的自设的!所以可以随心所欲的呦(但也请有一定的合理性辣)!欢迎小哥哥小姐姐们来玩呀嘿嘿!(帮你在医院找对象系列2333)

 

可以成为医生也可以成为患者哦!!!具体的一些病房呀,办公室啊什么的,进群内来看啊233333


超期待你的到来哦!!!!!!


qq门牌号:110146359


一定选择我们疗养院嗷!!

守望全员(6)

(5)前一篇


总感觉好像上面那个数字是超链接这个事儿没被看出来【黑人问号


这章源藏终于进点了,下一次肯定还要给他们的事儿收一收吧


终于敢打tag系列






26

小姑娘拿起半藏脖子上的戒指,戳着他的脸颊说“你仔细看看上面的字啦!”半藏愣了一下,顺从的拿起了戒指,而当他看清上面的字时,他感觉到了弟弟的气息。小姑娘动来动去要下去,他只好先放下小姑娘。

“GENJI!”小姑娘大喊一声,特别开心又蹦又跳,岛田家大少眉头皱了一下没回头。源氏直接抱起跑向自己的小姑娘,亲昵的跟她碰了碰脸颊。跟小姑娘耳语“谢谢你啦”,她嘿嘿笑着,朝源氏眨眨眼睛,“我晚上再来找你们哦。”源氏哼笑一声点点头,放下小姑娘,看着她没跑几步遇到了“偶然”经过这里的莱耶斯,然后被抱走了。




27

而半藏正在思考戒指上的字。写的是源氏的名字及出生日期。源氏拿下自己脖子上的戒指,递给他“哥,你看看”半藏不置可否的接过戒指,上面写的是他的名字及日期。他一瞬间有些摸不清,弟弟究竟是什么意思。

“哥”源氏抱着手臂和他并排站着,喊了一声,半藏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一瞬间差点以为对方会说出“我会永远恨你,让你记一辈子”这种话。然而源氏真正的话是“我早就原谅你了,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原谅自己?”后半句话很轻,却像是匕首一样重重地扎进了半藏的心里。他愕然,就像是被冻在原地一样,源氏不言不语,在边上等着。




28

半藏终于回过神来,拿着两枚戒指看了很久,“……这是何意?”他问。源氏笑了笑“一个证明,证明我们还有对方。”年长者保持了沉默,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走吧,哥哥”源氏伸手拉住半藏“我们去基地周围走走。”年长者仍然一言不发,任由对方带着自己走。




29

“所以,这就是他的计策?”莱耶斯听完小姑娘的描述,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小姑娘使劲地点头,向他证明自己的话。一旁同样是半路“偶遇”的麦克雷插话道“岛田兄弟俩也是不容易。这样也挺好。”他显然是赞同的这个计划的。

而莱耶斯则是皱着眉头,他在思考这对小姑娘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诱导。若果有的话,他想,岛田兄弟死定了。




30

吃晚饭的时候,岛田兄弟俩依旧没回来,小姑娘不停的向窗外望着,期待看到点什么人的影子。知道晚饭结束,他们都没有回来,小姑娘满脸的失望,苦着个小脸,看上去可怜巴巴的。莫里森几步走到坐在台阶上的小姑娘身边和她一起坐下,小姑娘望了他一眼,接着撑着下巴看着远处的黑暗。一大一小都没说话,若是有什么外人路过,一定会认为这是一对儿父女的。

小姑娘毕竟还小,有些坐不住了,挪到莫里森的身边趴到他的腿上。男人笑了笑,他已经听莱耶斯他们说过事情的原委了,他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还等吗?我们去睡觉吧?”莫里森用手梳理着小姑娘被风吹乱的头发,轻轻开口问她。

“唔……”小姑娘蹭蹭他的手掌,试图打起精神“再等一下,genji答应我了的……”晚上温度低,一阵凉风袭来,小姑娘打了个寒颤。莫里森见状,也不说话,倒是直接把小姑娘揽进宽大的风衣里,抱在怀里,免得她感冒。



守望全员(5)

(4)前一篇


这章有点源藏的开始了233






22

“这不合理”安娜托着下巴“源氏也和小甜心一起睡了,他怎么……?”她虽没说完,可是意思已经够了,对面的莫里森叹了口气,摇摇头说“再观察几天吧。”说着他看着稍远处正和源氏玩的开心的小姑娘。

源氏本来正皮呢,突然感受到一股不一样但是很熟悉的气息,他知道他哥哥回来了。他抱起小姑娘,侧头耳语了一番,给了小姑娘一个东西,揉了揉她的脑袋,把她放到了地上。小姑娘点点头,甜甜一笑。




23

半藏早就听到了弟弟爽朗的带着电子音的笑声。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却没想到小姑娘跑了过来,拽住自己的手。小姑娘长的可爱,声音软软的,38岁的半藏,不知道为什么把小姑娘抱在了怀里,任小姑娘给自己带了一条链子。那链子上坠着一个戒指。

小姑娘搂着他的脖子笑得正灿烂,却突然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从指缝中偷看他。半藏眉头一皱“怎么了?”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收声这一回事儿。小姑娘嘿嘿一笑,指指他半露的上半身“羞羞~”

而远处,本来正在喝咖啡的莫里森指挥官突然想起了半藏的服饰,咖啡尽数被草木喝了去。




24

半藏在莫里森指挥官一再的要求下,换了一身衣服。他想想莫里森说的也没错,小姑娘毕竟还太小了。

小姑娘也很黏半藏,特别喜欢牵着半藏的手。大概是常年射箭的原因,他的手掌很厚实,很温暖。至于半藏的一些疑惑,麦克雷在被莱耶斯精简后的文件中也有了解释说明。但是让半藏想不通的就是胸前的这个戒指。小姑娘软磨硬泡了他很久,告诉他这暂时是个秘密。虽然他脸上有小姑娘不喜欢的胡子,但是小姑娘还是用一个香香的吻换了他带着这个项链这个结果。




25

半藏有的时候还会教小姑娘射箭,每次他做演示的时候,小姑娘就在一旁瞪大了眼睛,小嘴巴微微张着。眼里满是期待和崇拜,除了让半藏很受用之外,还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的源氏。再想想弟弟现在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心情低落。

不经意间,半藏感觉一只小手轻轻挂在了自己的胳膊上,小姑娘正看着他呢。蓝色的大眼睛里全是担心。他把小姑娘抱了起来,她很乖的环住半藏的脖子。男人抱了她半晌,轻轻吐出一句“……抱歉,让你担心了。”小姑娘摇了摇头,托起半藏的脸,认真地想了一下说“是genji的事吗?”

半藏久久不语。小姑娘见状,小拳头打了他的脑袋一下“你好笨哦!”说着,嘟起嘴巴气鼓鼓的样子。



tbc.


守望全员(4)

(3)前一篇




18

恰巧外出执行任务的源氏回来了,明明已经是个35岁的人了,很多时候还表现的像个小孩一样,见到小姑娘可不就像是见到同龄人了吗?和小姑娘简直一见如故,小姑娘也完全不在乎他这个半智械的身体,和他关系好着呢。

对了,源氏是半智械有个好处,冬天他把自己的温度调高一点,夏天就把自己调低一点。小姑娘这两天粘他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19

躲在暗处的麦克雷和莱耶斯心里突然有种把岛田源氏切掉的想法。

至于莫里森?他正忙着和老友安娜处理自己的变化呢。指挥官觉得很奇怪,根据麦克雷的说法一天后就会复原,可是他与安娜都没有复原,仍然处在这个年轻的状态。




20

麦克雷觉得不能忍了,于是出了馊主意打算去偶遇,想把小姑娘要走。

不过在这场偶遇前小姑娘摔了一跤,源氏当即抱着小姑娘往齐格勒医生处奔,麦克雷也没纠结偶遇没成功这件事,跟着源氏一起跑。源氏心里纳闷,但也没说啥,等到了医务室门口才发现莱耶斯早在那里等着了。




21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还是决定先进门。

源氏轻轻巧巧进去了,麦克雷和莱耶斯一起卡在门口了。好不容易进去了,他们看到源氏单手护着小姑娘,一手已经拔刀了,正对着坐在医疗床上聊天的安娜和莫里森。安吉拉听到动静就走了出来“源氏你干什么?”她不悦地皱皱眉,“他们……是谁?”源氏组织了一下语言,问了出来。

小姑娘听到安吉拉的声音后回过头来,因为来的路上源氏跑太快风太大,她根本没法睁眼,只好先缩在源氏的怀里。“杰克!安娜姨姨!”当岛田源氏还在疑惑的时候,小姑娘已经兴高采烈地跟两个人讨抱了。安娜伸手挡开了源氏拿刀的手“小心点”她说。而旁边的莫里森笑着接过了小姑娘,他朝源氏背后的莱耶斯和麦克雷挑眉,宣誓主权一样的牢牢抱着小姑娘。

源氏看看小姑娘再看看莫里森,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你……什么时候有的女儿?”莫里森还是笑。

麦克雷不甘寂寞地插嘴“这明明是我……”还没说完就被莱耶斯瞪了一眼,改口道“这不是他的女儿”当他准备解释小姑娘的来历的时候,小姑娘软软地喊了一声“杰西”他的注意力瞬间被小姑娘抓走了,“怎么啦小甜心?”标准的父亲式傻笑。“你下次写下来叭,太长啦”小姑娘鼓起小脸蛋,小眉头一皱。旁边的几位都微笑着点点头,每次听他解释小姑娘都很容易睡过去。麦克雷满脸失意,委屈巴巴.。










突然写累了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