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男神x你】妆面

哇,真的好久不写男你了

今天突然有了脑洞

就拿老约头来试手了





你一直活的很糙,所以那些或精致或可爱的妆面全是约瑟夫给你画的,你最多会涂个口红。嚯,我让我男朋友帮忙怎么就不对了,你理直气壮地想。约瑟夫在艺术上的造诣,从他的行为举止间流露出来,再展现在你的脸上。

时间恰好,阳光恰好,他也恰好。温和的光线洒在他的手指上,在摊开的书本上留下斑驳的影子。约瑟夫的坐姿尽显贵气,听见你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来对你展颜一笑。仙里仙气,你在愣住的同时心里喊到。他看你傻乎乎地愣在那里,勾勾手要你过去。你摇摇脑袋,定定神,心里有了一个危险的想法。转身跑回房间,留下他一个人轻笑一声。

当你再出现的时候,手上拎了一个袋子。‘“我想练手”你站在他面前,俯视他,试图以这高度去抑制你心中的紧张。约瑟夫皱眉,他一闻就知道你说的练手是什么了。你把他给你化妆的工具都拿来了,那个袋子带着不一般的香气。“你这是对我技术的怀疑吗?”约瑟夫的唇形好看极了,一张一合间让人想咬一口。你啧了一声,你知道约大爷是故意在跟你双关。“你让不让我练?”你直接避开了这个话题,问了他一句。他合上面前的书本,随意地看了看左右,貌似无辜地说“可是这里只有我坐的这一把椅子”他停顿了一下,盯着你的眼睛“不如,坐在这吧”说着拍了拍自己的长腿。

你嘴角抽了抽,强硬地跨坐在他的腿上“行,你说的”你别开视线,伸手撩开耳边地碎发“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支撑不住,老人家……”最后一句话你的声音很小,但约瑟夫还是听到了,他嗯了一声,其中满是笑意。你知道他看得出来你在紧张,被嘲笑的你又啧了一声,接着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妆品上了。

一阵涂涂抹抹,再一阵没好气的“闭眼,睁眼,别动,张嘴,侧过来”勉勉强强地上完了一套妆。你捧着约瑟夫的脸,左右看看,鼻子差点翘到天上去。你嘿嘿嘿笑出声,评价道“完美”你自己骗自己是自己画的好,不是他长得本来就好。你欣赏够了,心里又打起了小九九。当他的目光从你肩上越过去想寻找镜子的时候,你突然凑近盯着他。“怎么了?”他眉眼轻挑,语气中带着惬意。“嗯……”你故意拖长了声音,试图调起他的好奇心,尽管老年人应该没有了“我在看你的口红啊”你有些得意地盯着他的眼睛。

约瑟夫眯起眼“怎么了?”倒是有几分无奈的意思。你故意眨巴眨巴眼睛,“涂多了……”最后一个尾音直接消失在突如其来的吻里。装完x就跑,刺激,你愉悦地想。当你试图推开约瑟夫站起来的时候,却被男人的手臂紧紧地箍住了。你只能维持着动作,努力和他暗中较劲。你假笑着“我给你画好了,我要看看整体效果”,他没说话,而是盯着你的眼睛看。你狠狠地瞪了回去,同时试着晃动了一下腰———纹丝不动。哦豁,完蛋。你索性翻个白眼,装死。

这时,腰上的桎梏突然放松了些,但是一只手顺着你的脖颈插进发间,把你的头摁了下来。湿热的触感从眼角开始,却没有以唇为结尾。你的耳朵不由得发热起来,他眼尖地捕捉到了这一点,放松手上的力道,揉捏你的耳朵再抚过他所亲吻的地方。“这个妆,我画的也不错”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你愣住了,接着意识到他的亲吻是带着顺序的,抹开便是另一种妆面。“就是‘腮红‘多了些”约瑟夫的话语中笑意极重,傻子才听不出来。你感觉自己都要红的熟了,手忙脚乱地推他,胡乱地说“……我口红还没画”他没放手,依旧紧紧禁锢着你,带着些恶意地朝你地耳朵吹气“你刚才,不是分享了我的吗?”

你当机了。

这真是,太糟糕了。

 

 





发出危险的声音

我想上约瑟夫和伊莱

“你这样,好吓人”
于是他拔掉了那两颗尖利的犬齿,用嘴角的血和两个黑色的洞逗笑了所有人。
然而有一天,人们厌倦了,笑够了,谈腻了。分分离去。
他还在原地,以同样的方式试图逗笑他人。没有人了,早就没有了。
“……我很听话,所以,你能不能摸摸我”
他没说过罢了。

守望全员(8)

(7)前一篇

交代源藏结尾,哈蒙德出场





35

后来还是在小姑娘的建议下,源氏搭配出了一套合理的衣服。每隔几天见到年轻化的战友。在基地里早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

“他们是心意相通后变回去的”安娜总结道,她侧头看老友莫里森“那你我究尽是怎么回事。”

莫里森认真地想了想“常年单身?”

安娜拒绝在莫里森生命立场不够用地时候奶他。




37

小姑娘这段时间非常粘少主。粘到源氏要炸毛的地步。年长者会叹气。然后在小姑娘看不到的地方,给弟弟一个轻软的吻作为安慰。

源氏会有两种反应。一种是变得傻fufu,捂着脸傻笑。另一种是嗷呜一声,把小姑娘扔给“正巧”路过的莫里森后把自己的哥哥拖走。年长者会反抗的,但是只要弟弟用一种可怜兮兮的表情看他,他就会心软。源氏心底:计划通。然后就去享用“美食”了。

留下莫里森和小姑娘两个大眼瞪大眼。




38

莫里森抱着小姑娘在基地内四处逛悠的时候,出了一些状况。一条本该通畅的道路如今却被球体给堵住了,小姑娘好奇地摸了摸这个球体,可它并没有反应。指挥官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知道新来的伙伴哈蒙德可能是迷路了。被惹毛的仓鼠干脆选择在这里待机。他抬手敲了敲这个大铁球,很快就有了反应。

小姑娘见到这只仓鼠时的表情,让人有些忍俊不禁。异常的可爱,既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又像是与分离多年的老友再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小姑娘和哈蒙德的交流完全不需要依赖其他东西。原来的时候,除去温斯顿外,没有人能懂得这只来自月球基地的仓鼠的话。

而现在,在小姑娘的到来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麦克雷在知道这些后,是这样评价的。




39

在小姑娘与仓鼠球的关系日渐火热之后,几个“爸爸”除了失宠(?)的危机感之外,就是吓得不轻。因为有一阵子哈蒙德好像特别忙,无暇顾及小姑娘,但是小姑娘却一反常态并没有特别急着一定要见到他,而是粘着麦克雷一连好几天。牛仔飘飘然,有些忘乎所以。

莱耶斯最先对这一情况起了反应,他直接去找了温斯顿。得知真相后,立刻找上了莫里森和麦克雷。哈蒙德在给小姑娘造适合她的武器。

嘿,我才不干呢!麦克雷说。

两位前指挥官看了他一眼不说话,心说到时候小姑娘一撒娇你立马就丢盔弃甲了。三个人达成了共识,战争,武器,杀戮,这些都不应该跟孩子有关。




40

在武器即将造好的那几天,185组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带着小姑娘去了一趟海边。小姑娘刚知道旅行计划的时候板着个小脸,表达了自己的抗议。后来被三个亲亲和甜言蜜语,是的,莱耶斯怎么就不能说甜言蜜语了?给骗走了。

毕竟还是个孩子,很快注意力就被引开了。麦克雷穿着个大短裤上半身披了个毛巾,躺在沙滩垫上,小姑娘盘腿坐在他的肚子上,小小的根本不占分量。她看着莱耶斯穿着紧身的黑色背心把遮阳伞插在毯子的附近,阴凉刚好罩住她。而这时一股香气传来,小姑娘侧头看向穿着花短袖的莫里森,他正在准备烧烤,看上去十分诱人。大概是感受到小姑娘可怜巴巴的视线了,男人抬头冲着她笑了一下,示意她马上就能吃了。小丫头嘟嘟嘴,伸手向旁边的莱耶斯讨抱,要他带自己去水里玩。


再见

我在手腕上看见了倒计时,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了。我不知道应该带着怎么样的心情写下这封信。这世上我需要去感谢的东西太多了,在此我心怀歉意的说一声对不起。我没有时间了,一切都即将结束。

不论心情,此刻我的心境倒是很奇妙,不是绝望,不是愤怒,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平静。就好像大彻大悟一般,看透。也许很多人会站起来反对“不,你没有看透,你还太年轻”可是对于年轻的我来说,我已经做到了自己力所能及的看透。就不要再执着于劝说了可以吗?

时间又推进了一些,或者说向着原点迈进。我也是在向原点走去,回到最初的姿态,变成自己最想要的姿态,同时也是最合适呈现的姿态?我的语言表达能力真的还需要磨练啊,但是我也已经,没有时间去磨练了。我能说的只有一句再见了。

再见。





Day2 写一篇遗书,里面没有任何一个“死亡”“离别”等词


想槽一下这个题目,真的不好写x所以写的也真的短


传达

 

      是我先起的意,这真的是很抱歉啊。可是这种小心翼翼的状态我也有点,维持不下去了。我不知道一向大胆,一向皮掉半边天的自己究竟在紧张些什么。藏着掖着,却又释放出一丝半点,试图让你嗅出来。也或许你早就发现了,鉴于我的藏匿行为,你顺水推舟选择装作不知。

      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植物一样,渴求水。我是在渴求交流,一星半点的也行。不是好看的皮囊更不是有趣的灵魂,我的聊天,有时候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是陪聊。我不想只是一味地陪聊了,我想要的是对话。直白堂堂正正不需要迎合的对话。啊,我的解释能力好差。反正就是这样吧。

       我是个很无趣的人,挑不起任何有趣的话题有趣的脑洞,我的话语,我的笔触,好多好多时候都像是抄袭而来的。我想要纯粹一点。想要在你面前表现得纯粹一点。可是我做不到,我在害怕,我在退缩。完全沉静下来的时候,我会思考,我会告知自己要纯粹,可是好快好快,我就坚持不下去了。这次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结果是什么我觉得不重要了,只是想把这份感情传达给你。第一次写这种东西,什么也不会,净是说了一大堆没有意义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传达到。

 






Day1 写一篇情书,里面没有任何一个“爱”“恋”等字

请问像我这种(钢铁直男的)说话风格
适合皮什么角色啊
让人头秃
没人哄的日子真难熬(什么鬼话)

想槽一下自己x

一种算喜欢,而不是那种层面上的喜欢

因为说话 言语的能力极差

线下还好,在是在线上的小姐妹们,我就肥肠不行,以至于很多时候都要担心,自己说话会不会显得凶,会不会让对方不开心之类之类的,因为毕竟,只是文字的交流与碰撞。

然后我自己,是那种一段时间内,只跟一个人聊的多,不是说其他人就不聊了,而是可能会等着这个限定的对方的消息。事实上,很多时候,也就只有这一个家伙才会有消息给我。

没有遇上能聊的人的时候,就,绝对的孤寡。

可以说是很大的一种,孤独感。

我觉得这种感情说是喜欢,算不上,倒像是变相的依赖,变相的粘人。因为我,其实,非常不喜欢依赖和粘人,我会觉得掉面子,我没法用文字打出“抓着人衣袖”之类的那种感觉x皮幼年皮的时候,这样做我都要,思考好久,压住心里,因为觉得掉面子或者尴尬。

然后其实还会有“希望对方跟自己一样也是只跟自己聊的人”这样的无理取闹的想法。毕竟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没有谁必须跟你聊,只能跟你聊这种事。叫的好听点是独占欲,占有欲,说的难听点,大概就是,控制狂x我不是,但是有时候会冒出这种想法。

啊然后其实还有!就是那种 口是心非 的状态,不是傲娇,而是 我必须口是心非 这种想法。大概我是说不清啦,我的概括能力还需要很大的提升,我概括不出来。大概就是我的内心“你不要走,你不要不理我,你能不能 陪陪我,哪怕就一会儿”而我说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没事你去吧”  我的心理是变相的 让人厌烦的 粘人啊。其实觉得超级抱歉的。

有些问题大概写下来才能真正想通,在文字的表述间答案才能慢慢被思考出来。

检讨自己后想想,觉得自己可能是,还没接受自己已经成年这样的事实。

总觉得自己还小,总觉得自己还可以毫不在乎的去说去做去表达。然后就会被成年 长大 这样的概念勒的,逼迫的,做出相应的表现。

我也告诉过自己很多次 纯粹 这两个字,可是似乎实践起来总是很麻烦。配合配合配合 把自己变成中央空调,而不是那种“我开心就好 才不管你”的直接,果断。我可能找不到合适的词x

没有好看的皮囊也没有有趣的灵魂。

希望自己的内心能再成长多一些吧。

视线。
他僵住了几秒。
又来了。
他想。

最近,他总能感觉到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那是一种具有压迫性的热切的眼神。究竟是谁呢?他想。即使留意着四周,却也仍然没有任何发现。
就像是,猫抓老鼠的游戏一样。但是现在的他更像一只瞎猫。那视线的出现是有规律的,他总结到,侦探一样顺藤摸瓜。
是熟人还是陌生人?
不得而知。
那天和朋友喝嗨了,他醉的近乎不省人事。只觉得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视线带着熟悉的感觉。但是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根本无法做出反应。他只依稀记得那个人说“我只是想要个拥抱而已”但是声线和那个人的模样都是特别模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完全记不得。醒来的时候,早已经是在自家的床上了。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
他扶着额头走到客厅。桌上却有做好的食物,他伸手一摸还带有温度,逐渐清醒的大脑终于做出了反应。那个人还没走远,他想。他冲出门四处张望却没有丝毫收获,而当他回过身去准备关门时,视线又来了。








写这个只是因为,渴望抱抱x
每个人身边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这样的视线叭,就是那种包容温柔,带着守护意义的视线,不论是来自亲人还是朋友,今天也要开心鸭

我其实是个炒鸡麻烦别人的人

感觉什么都做不好

对不起对不起

我真的不想麻烦别人

给你们添了好多麻烦

结果还是

没有什么成长啊

自戏一般 对戏不能看

语文实在是

太差劲啦

以前会有

要为喜欢的人唱歌录歌的想法

现在想想

好尴尬啊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应该这么做的

让人家为难真的是

很抱歉啊

好烦躁好烦躁

想回去

想到水底

水底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然后也不用想些什么了

一切都会变得

好安静啊

好想去

藏起来

躲起来

我不想笑了

好累啊

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