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其实我是一个

非常无趣的人

大概是从任何角度来说吧

第二条鱼

今天第二条摸鱼



雷狮:180以下没有人权

安迷修:……(默默掏出冷热流)

凹凸男你】摸个小鱼

高三狗聊以自慰




“安迷修”你绝情地看着他“你走吧”

安迷修的笑容卡在脸上,眉头皱了起来“你这是要赶在下走?”

“理由”他摊开手心,向你无声的讨要

你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你真想知道?”

“当然”他爽快的点头“在下对所爱至死不渝”

你白了他一眼“因为你还没有我床上的电热毯暖和”你顿了一下“我宁愿和它过一辈子”

安迷修突然呆掉,思维江化,江信江疑







只是突然感觉还是床上暖和







花絮?

“在床上度过一生?这,恕在下直言”安迷修正襟危坐“您怕是会受不了的”

“哇靠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上联盟第一脸

上男神第四弹

 

 

第一发是老韩其次是羞羞

老王的我快写完了,手机被收了

这次上第一脸

故事情节有点过于丰富吧。

 

 


 

 

你是好不容易从青训营里脱颖而出的。这其中的努力,你没有提过。

周泽楷却是清楚的。

你多少有点他的嫡传弟子,他的弟弟的意思。不过你们二人倒都是行事低调之人。

 

周泽楷是真的很迷人。

这点你否定不了。不论是外形还是性格。也难怪有时候大家会认为,是周泽楷撑起了整个轮回。而他在你心中,却很微妙。

这很正常吧,他那么优秀的人。

你这样跟自己说着,周而复始,一遍又一遍。可是,你心里却还是有一丝不甘,或者说,嫉妒。你嫉妒的对象,是江波涛。他是副队,平日与周泽楷接触最多的就是他,所有人都将他当做翻译机,所有人都庆幸他的存在。

我也可以啊。

你心里小小的声音说到。

那个位置本来是我的啊。

像一粒种子一般,落地生根。

 

你最近有点心不在焉,心里的烦闷几近将你吞没。

周泽楷注意到了,午休的时候,他来找你。靠在你的身旁,用手肘顶了你一下。

“你最近?”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少,语言却不乏关心。

“没事”你拍了拍裤子漫不经心地回答他。

周泽楷没有再开口,他在等,在等你愿意说的时候。

有他在身边的你,心情越发烦躁。心脏跳得越发的快,你叹了口气,解开几颗扣子。

“好吧”你妥协了,向他的沉默,也许,是向自己的心。“我觉得自己还是太弱了”很好,你在心里跟自己说,你学会撒谎了“比不上你们”我不想再只看着你的背影了“所以我在找解决办法”我想跟你,站在一起。

我想跟你在一起。

你突然有点吓到,这样的想法,不打招呼冲进了你的脑子里,晕晕乎乎的感觉包围了你。

闻言,他笑了一下“我会帮你的,加油”他拍了拍你的肩膀,离开了。荡起了一阵微风。全是他的气息。他背后的你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想留住这阵风。

 

他的言语,他的表情,他的气息。

像是一张网一样,将你缠绕其中。你逃不了,也不想再逃了。

 

周泽楷病了。

病的十分突然。

或许是赶上了流感的末班车吧。你想着。队里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江副正在处理,分不出手来,只好委派你去看看他。

正合我意。

你心里都少有些欣喜。少有的独处时间。

 

他来开门的时候,脸上满是红晕,嘴唇却很苍白。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虚弱感,仿佛随时风一吹就会倒下一样。

“你”周泽楷刚开口,就有些不稳的向前倒,你一把扶住了他,他的气息充盈在你的鼻腔。“小心”你忍住一股说不清的冲动。“你身体还不行,回床上去”说着,半搂半抱的送他回到被子里。

撩去他额头的碎发,“你在发烧”你皱着眉头开口。转身看到床头柜的药,点点头,他还没烧糊涂。

“我去打水,帮你擦一下身体”你帮他盖好被子,走向浴室。

 

“醒醒”你收拾好一切后,喊醒陷入昏睡的周泽楷。将手上的毛巾拧干后,你先为他擦了一下脸颊。“稍微坐起来一点”你扶住他,让他抓住你的肩膀,替他脱去已经有些粘腻的睡衣。他倒是很信任你。静静的搂着你的脖子,颇为听话的样子,令你笑了出来。

许是高温吧,气氛越发的不对起来。属于他的气息,不仅在你的鼻腔乱窜,你的心,你的头脑,是他,都是他。

“周泽楷”你喊他,他偏头看着你,眼里有几丝疑惑亦有几丝迷茫。“我喜欢你”

你很直接的说了出来,他却依然是那个表情,缓了一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笑了一下“很有趣”。你的心里却有什么裂开了一样。

他把我当成玩笑了。

你心里一阵恐慌,随即而来的却是愤怒。

你一把把他摁倒,只是他的眼睛“我没有开玩笑”声音有几分咬牙切齿之意。不管不顾的吻上了他,他丝毫没有反应过来,任着你胡闹了一段,当他反应过来时,却因发烧,没有丝毫的力气去推开你。

感觉到他的抗拒,你心里的愤怒和悲哀更甚。

他不喜欢我,可是我却喜欢着他。

你想着。

手指划过他的胸膛,绕着乳罒晕打转,另一只手扶住他的腰身。

他在颤抖,是的。

周泽楷本就不太清楚的脑袋里此刻因为你的吻更是混沌一片,酥罒麻之感更是像微弱的电流一样,不断地刺激着他的大脑。他无路可退了。

细碎的吻沿着脖颈一路向下,水渍和汗渍相交织着,手早已沿着宽松的睡裤滑进腿间,在大腿根出打着转。

你早已硬罒的不行了,他也没好到哪去。

占领。

 

在意识的沉浮中,周泽楷听见有人一遍一遍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感受着有人一遍又一遍的进出自己的身体。本能让他想拒绝这一切,可是这不会结束。

最后的最后,他依稀听到你说“这一切都是场梦”“明天我就会解约离开”他想回答,他想说怎么会是梦,怎么可能是梦。可这真的如同梦一般。

 

你抱着他稍作了一下清理。替他整理好床铺,换好衣服之后,望着周泽楷的睡颜,在他因不安而蹙起的的眉头上烙下一吻就离开了。

时间才刚8点多。

走回轮回,训练室中只剩江波涛一人了。他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样子。

“回来了”他跟你简短的打了个招呼,“队长怎么样”

你强打起精神,装出困倦的样子,随意的打了个哈欠“吃了药,睡了”你顿了一下“明天应该就能好。”

江波涛点点头“可惜我没能去成,要不准能帮上什么”他笑了笑

你只是笑了笑,没再搭话。江波涛也失了兴趣,结束了对话。

 

“副队”江波涛将离的时候,你喊住了他。他用眼神示意你说下去。“我想退队”

他愣了一下,随即以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你一眼“开什么玩笑,你好不容易进入队中,我和队长都看在眼里”

“我没开玩笑”

 

 

 

TBC or END?

 

 

 

 

 

 

 

 

 

 

 

 

 

 

 

 

本打算一发写完

然而并不

难过


【凹凸男你】乖,抱抱(2)

今天凑了点时间

对了我把兄弟俩放一起了

想的时候有点“like father like son”(什么)的感觉

前一篇是嘉九岁和安哥

ooc





雷狮



“哐当”

你耳朵很尖,即使缩在厨房里也依然可以清晰的分辨来人

手上的动作并未因此而停顿,这家伙,可是要吃肉的

他带着特有的气息进了厨房

嗯,说不清楚的那种让人舒心的气息

你的手突的停顿了一下,他从背后抱住了你

手臂的力道不容拒绝,不容躲避

在你的腰上不断收紧

“饿”他压在你的肩头,恶意的朝你的耳朵吹气

你轻轻摇晃了一下身体,示意他手臂轻点

雷狮,绝对是故意的

他咬了你的耳垂,像磨牙一样

你特蠢得啊了一声,用空余的手推他“雷狮!”

他笑了一声,气息撒在你的脖子上,搞得你无法集中精神

“我饿了”他又开口道

你白了他一眼“沙发上坐去”

他的手有收紧了几分,手指隔着衣料轻♛抚

热量透过衣料传达给你,你的手指开始颤抖了

“出去”你板着脸赶他,他却毫不在意的亲了你一下

手指顺着你的手臂滑下,揉捏着你的手腕,顺手关了火

“你不是饿了吗”你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的熟练令人发指

“嗯,这里”他从后面顶♛顶你“饿了”

你一个肘击想把他撞开,他却看穿了你,直接抓住了你的另一只手腕

“雷狮你快把我放下来!”家里突然响起你的尖叫,雷狮他,把你抗麻袋了

他只是笑,拍拍你的屁股

“乖,抱抱”








卡米尔



家里传来一股甜腻的味道

是我最喜欢的

他想

走进厨房,你正在里面忙碌

桌上放着一个蛋糕胚,你手里捧着刚刚调好的鲜奶油

你看到他嘿嘿一笑,挑起一抹奶油

“尝尝”

他轻沾了一些奶油,像小猫一样吃掉了手指上的奶油

“嗯…很好吃……”他点点头,浅浅一笑,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你看

你没有太注意,只是继续涂抹蛋糕的奶油

他就在旁边不发一言,看着你的动作

一半过后,你站直了身体,却感到有点眩晕

没站住后退一步,却没想到正好退到他怀里

冷不防的被他这么一抱,你愣了一下

“我以为你已经去客厅了”你转过身,戳戳他的脸颊

“不走”他搂着你“这里有我爱吃的”他望进你的眼里,你红了脸不去看他

“好啦”你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轻轻推他“我要继续了”

他摇头表示拒绝,你就放任他在这了

有个人抱着也挺好的

当完成的时候,碗里还有一点奶油,你剐了出来

“吃吗”你侧头问他,他只是摇摇头,你干脆自己吃了

没注意,嘴角还留了一抹白

他戳戳你的脸颊,你转过身来,奇怪的瞅了他一眼

“……这里”他的指尖划过你的嘴角,却没划去那块奶油

你觉得很奇怪,但接下来他的动作却吓到你了

湿♛滑的感觉从你的嘴角一路滑过嘴唇

他直接舔去了那抹奶油,还在,吻你

奶油的香气肆于舌尖传递

你觉得又有点晕

他挑起你的脸,“……恋人限定甜品,果然……很好吃。”

你记得那天他最后一句话

“乖,抱抱”






我以为自己雷总会写的很多,但没想到卡卡的写了很多

瞧这兄弟俩


以及第一次发,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我改了些词,有些地方加了♛机智的我

【凹凸男你】乖,抱抱

大概是一次发两个人的

ooc

明后有时间我继续写





嘉德罗斯



你比他稍微高一点,便自诩为姐姐

时常会戳戳他的包子脸,拽拽他的小围巾

真是可爱到不行啊

你笑的眼睛都没了,他看着你笑的样子从来只是哼笑一声

当然他也会骂你说你幼稚啊之类的

直到有一天

你不小心悄咪咪围观到了一幕

另一个姑娘也想像你一样,戳脸,拽围巾啊之类的

嘉德罗斯一下就把她逼跪了

有点焊进地板里的意思

你不否认你吓到了

后几天都是避开他走,生怕哪天他突然要秋后算账

可是躲得掉吗?

你还是给他逮住了

“你这几天为什么躲我”

“瞎说,你姐姐我怎么会躲你”

他板正了你带偏的话题“那天,吓到了?”你没说话

“我感受到你的气息了”他拉住你的手“我希望你知道,你是特别的”

和他的话不一样,他的蛮劲突然上来了,一把把你抱了起来

你吓了一跳搂住他的脖子“嘉九岁放我下来!”这个姿势太太太小公举了

“乖,抱抱”




安迷修

“不试着向在下撒娇吗”

“去你妈,滚”

你的朋友听到你这段描述笑的前仰后合,说你那个滚字里透露着无限娇羞

你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家里有个中二病晚期没办法

回到家,他正在看电视

“回来了”你能看到他的呆毛都立起来了

你嗯了一声算是回应,蹭到他身旁坐下

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冷了,你感觉越坐越冷

他握住你的手“怎么这么凉?”眉头皱着,这个表情略显喜感

他把你拉进怀里,有这个火炉你感觉好多了

得寸进尺的往他怀里钻,太冷了嘛

“回房间去?”他紧紧的搂住你,在你的脸颊上咬了一口

你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接着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坐在他的腿上,直接表意:

不想走路,又冷又累

他笑了,心想这还不是向在下撒娇吗

手上动作也快,他单手把你托高,另一只手怀住你的腰

嗯,要形容的话

大概就是那种标准的抱孩子的动作吧

你趴在他怀里完全不想动,太舒服了嘛

“乖,抱抱”




tbc.




大概是觉得最近实在缺抱所以有了这样的脑洞

【全职男你】来啊,造作啊

根据语文阅读想到的梗

原文包括题目我就放在后面了昂

你们可以做做看

OOC

四大心脏






你出了车祸,但幸运的是并没有缺胳膊少腿,就是有些皮外伤

他来医院看你,你求了医生,请他帮忙

说自己可能失忆了

并打算按曾读过的阅读的情节重现

想看他的反应



叶修

你听到他唤你,你缓缓睁开眼,故意放空眼神

看着这个老司机满脸担忧,心里美滋滋

“你……没事儿吧”他嗓音有些沙哑,满口烟气

很明显,他在听到消息之后肯定躲在楼梯间狠吸了几口烟

他明明答应我少吸了,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你表情冷漠

你看向他,开口道“父亲”

他浑身都抖了一下,大睁双眼“你是在……叫我?宝贝儿你没事吧?”

你缓缓点头,心里笑到岔气

叶修修长的手指,划过你的脸颊,替你撩去鬓边的头发

在你不经意间捧住了你的脸,他望进你的眼里。从来不正经的他,也有这么让人受不了的时候。

你垂下眼帘不敢跟他对视,你怕自己动摇

而下一刻你却被他吓到了

叶修他,咬了你的耳朵。凉意和酥麻感窜了进来。

紧接着你就听到他压低的声音“还跟哥玩儿?这是叶家的医院。”

你和他相顾无言。你现在感觉很难受。

他接你回家后,好好把你整♂治了一番

“……所以那天的烟味儿到底……?”你开始秋后算账了

他没说话,叶修安静如鸡.jpg

你关他在门外关了一星期





王杰希

他推门而入,淡淡的扫了你一眼

你靠床而坐,双眼无神,乖巧的如同娃娃一般

王杰希给你带了你爱吃的东西还给你带了好些水果,他搬了把椅子坐在你的身边,给你削苹果。

阳光撒在他的手上,好看的,让你想尝一尝。

“怎样了?”他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你故意晾了他一会,直到他露出疑惑的表情,你才慢慢抬起头喊了一声

“父亲”

他依然没有停下手上的苹果,笑了一下,递给你。

“这不是没事嘛”他支着手臂看着你。

你和他大眼瞪小眼了好一阵,望着他清明的眼睛,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知道的”你有些泄气,锤了一下被子。

王杰希耸了一下肩“我可是魔术师啊”

你翻了个白眼“你明知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的语气突然有点危险“美好的东西都需要一点魔力”说着他的手指点在你的唇角,你有些脸红推开他,干脆不去理他

回去后的某一天,你终于想明白了

你每次一干坏事就会开口唱哎呀,我的老父亲“”

所以他那天其实有可能并没有认出来是吗

你现在很难受





张新杰

他进门的一瞬间,你就笑容灿烂的喊了一声“父亲!”

他没什么不良反应,可是他的眼镜架差点蹦哒下来

你心里美滋滋,得逞了得逞了

“你虽然失忆了”他扶正眼镜“但不代表你的判断力也没有了”

你心里暗叫糟糕,脸上却还是傻fufu的笑容

“你我年龄差距不大”他直接坐在了你的床边,眼镜折射光线让你有一丝害怕“这点你不会看不出来……”

“父亲”你打断了他的话,“你说的女儿不懂”

“你迫切的打断了我”他继续冷静的分析“而且医生跟我说的时候语气也不对”

你心里woc一声,张新杰什么时候细节扣成这样了

他却自顾自的分析下去,他的严谨和认真一直是你喜欢的,但现在,他却变得危险起来。

自觉如浪中一叶扁舟,摇摆不定。

你只听到他最后一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承认”你直接选择缴械“我承认我是装的”

他的眉毛挑了一下,你继续开口“介于我主动坦白了,组织能不能……”苍蝇搓手.jpg.

张新杰似笑非笑的看着你“组织能不能宽大处理?”

“听父亲的话”他留下这一句话,就去给你办出院手续了

出院后你和你的张父,度过了最黑♂暗的日子,你不得不多请了两天假。




喻文州

你按照小说的情节,丝毫不差的演了出来

你保证,自己的细节扣到极致了

真的没毛病了

可是

作为你想象中的语文老师的形象的喻文州

当场就拆穿了你

“呵呵^_^”他露出招牌式的心脏笑容

你感到大事不妙,想跑,真的

可是,真的跑不了。

你的病房只有你一个人。

而他,正压在你的正上方,眼里满是笑意。

“你觉得我没看过这篇阅读?”

你感觉自己已经凉了。





字数越写越少,还被麻麻威胁着交手机呜

高三做人好难呐







像谜一样的父亲

[英]克莱伯雷

①明知空袭具体时间,但帕奇却不能告诉艾黎,因为这事关战事的成败,作为希特勒钦点的间谍,帕奇深知泄密意味着什么。所以,艾黎一定要去看班上的孩子时,他表现得很轻松、很自然。

②帕奇以为,轰炸机的主要目标是军事基地和通信设备,学校是相对安全的,但等到艾黎被炸伤的消息传来,一切都已经太迟,医生说,脑部重创,可能会永远失忆。

③照顾好她,帕奇认为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可当艾黎睁开眼,漠然地叫出一声父亲时,他还是呆住了,良久才嗯了一声,紧紧把艾黎抱在怀里。

④曾经,帕奇用过很多方式,包括重游故地,讲一些艾黎喜欢的事,看以前一起看过的电影,甚至还偷偷使用了军方的电子设备来刺激艾黎的大脑,可惜,一切都是徒劳,她就像来到陌生世界的一个陌生人一般。

⑤幸运的是,艾黎非常聪明,或许是因为她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学习东西特别快,每天都缠着帕奇,大叫父亲,你快来教我这个。

⑥几年过去了,战争早已结束,德国惨败,或许是因为希特勒的自杀,又或者是那些重要人物都在忙着处理柏林墙的事,自己似乎已被彻底遗忘,抛弃。

⑦或许,帕奇应该回国去看看,他应该回去,至少自己的亲人都在英吉利海峡对面,但他又无法说服自己离开,因为艾黎,她虽然已经完全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但战后的大不列颠岛依然不那么稳定,他必须留下来,为了责任,为了爱。

⑧直到有一天,艾黎带回来一个男人,她说,是自己的同事,犹豫了片刻,又说,父亲,我要嫁给他。

⑨这个人他认识,是伦敦颇有名气的一位年轻教师,人品、家世都还不错。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毫不留情面地对艾黎说:你确定要和他在一起?不用现在回答,三天后,考虑清楚了再告诉我。

⑩三天后的答案是什么,其实根本就不用等这么久,从艾黎紧紧靠在恋人的肩膀的动作看,即便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也无法拆散他们。所以,到了第三天,当艾黎拉着男朋友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帕奇已经打点好所有行李。

艾黎茫然不知所措,但他却只是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说:照顾好我的女儿,你必须比我更爱她。

接着,帕奇拿出一个精密盒子放在女儿手里,并告诉女儿,这是他一生最珍贵的东西,希望她永远珍藏,不一定要知道里面是什么,但他保证,它值得珍藏。

其实,在帕奇离开的当天晚上,艾黎便试着去打开父亲的盒子,可惜,父亲没有留下密码,无论自己怎么使劲硬是打不开,她本想撬开它,但想到父亲的叮嘱,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艾黎心中,父亲就像一个谜,他走了,三年、五年、十年,再也没有回来,而那个盒子则成了她唯一的牵挂,可惜,一直没能打开它。

直到二十年后,当她意外在电视节目中看到同样一个盒子,专家分析说是德军间谍秘密使用的一种装置,并统一使用一种叫诺玛诺的密码时,她才若有所思,按照专家的讲解,她慢慢地搓动密码,不到十秒钟,盒子开了。

盒子里有炸弹,但这并不让她吃惊,当她看到盒子下面厚厚一叠相片,还有帕奇的一封信时,艾黎瞬间泪如泉涌。

没错,帕奇是德军的间谍,但他在盒子里留下炸弹只是为了防范同行找到艾黎,伤害艾黎,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爱自己的女儿,而是爱自己的恋人,盒子里一张张亲密相片和一段段真情留言,把艾黎所有的记忆都重新翻了出来。

为了不让自己的爱人受到刺激,帕奇硬是接受了自己的恋人变成自己的女儿的事实。可是,离开后,他到底去了哪里,他过得幸福吗?没有人知道。只有艾黎常常一个人跑到海边,望着远处静静地想着,他或许还会回来,又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选自《微型小说选刊》,有删改)

11.第①段中画线句明知空袭具体时间,但帕奇不能告诉艾黎具有怎样的含义?(4分)

12.第④段在文中有什么作用?请简要分析。(4分)

13.帕奇有哪些性格特点?请简要分析。(6分)

14.小说结尾说他或许还会回来,又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请探究帕奇究竟会不会回来,并说明理由。(6分)



俏咪咪】【千救】

千救

 

第一次写tf的文

错误炒鸡多

私设炒鸡多

校园AU

文笔超烂

OOC超严重呜呜呜

 




“哐”

一声巨响

又来了。

击倒打了个哈欠有些无聊的靠在办公椅上。

反正不是找我。

他慢悠悠的站起来从医务室中向门外走去。

和他擦肩而过的,是嘴角挂着几丝能量液,换气扇正轰然作响的——千斤顶。

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生气“DOCTOR!”他大喊着。

击倒没有回头。径直向前走。

三,二,一

他在心中倒数,果不其然

“不要叫我医生!叫我大夫!!”扳手大魔王的喊声响彻医务室。

还好学校的隔音效果还不错,不会吓到其他学生。他叹了口气,思索了一下接下来去哪儿。

那不如去打击他们班附近转转吧,毕竟一时半会儿的,事情解决不完不是吗?

红色涂漆的医者想着踱着步子向楼上走去。

 

而室内

“千斤顶你怎么又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救护车的语气恨铁不成钢“你要毕业了,你不知道!!??”

千斤顶瞟了一眼扳手和他可爱的大夫的距离,emmmm还算安全。

“我其实还好,”他顿了一下,擦去嘴角的能量液“这些主要是他们的。”

不说还好,一说救护车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你说什么!?别以为你成绩好就可以这样打架!我告诉你……”千斤顶左耳进右耳出,他只觉得大夫的表情真的是太可爱了,那一张一合的嘴,仿佛是在索吻。

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是的,没错。

眼角一扫发现对方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开始抓扳手了,他加深了这个吻,手也紧紧压住对方的动作。

这真是太糟糕了。

救护车想着。

跟自己的学生成为火伴,真的是荒唐。火种源在上,自己当时到底是吃错了什么,才导致CPU混乱的一塌糊涂,答应了对方?

“帮帮我doc”千斤顶故意压低声音咬着对方的耳朵。

这话真的很让人遐想。

但救护车确实这么做了。

他一把拍到对方的腹部护甲上。他是医生,知道对方哪里伤的最重。

“ouch!”千斤顶发出一声痛呼,好吧,事实上他是故意的。他知道这样最能让对方心软。

It works.

他想。

大夫虽然还是在对他说教,但是确实把他往充电床上扶。

在一个略显可怜的眼神过后。

大夫没了脾气,只是一边说教,一边为对方上药。动作轻柔又熟练。

这很好的激发了千斤顶的冲动,他感觉自己的CPU温度升高了。咽下一口电解液,他试着开口转移自己的注意力“hey,doc”当对方的光学镜看向自己的时候他继续道“还记得上次我们讨论的那个实验吗?”

大夫的光学镜很明显的亮了一下“你是说,有结果了?”他的声音里有一丝激动。

事实上在他做校医前,他是另场实验的主导者之一。

不过,其他的主导者都选择隐瞒自己的错误和所做的不合法的行为。

只有他。

他是愧疚的,是不安的。他做不到将自己置身事外,做不到放任这种错误的延续。

他退出了。

然后来到了这个学校。

认识了千斤顶。

这家伙是个学痞。

“是的”千斤顶点点头“具体的内容,我想……”

“我需要一个吻”他的面容严肃起来,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皱起眉头。

大夫一时失语,随后白了他一眼。

千斤顶笑了,笑声低沉醉人“美好的东西都需要一点魔力,不是吗”

“……但不是在这。”救护车咬着牙回到。

“whatever yousay , sunshine”他依旧笑着“come on”说着他吹了一个口哨。

他知道,他可爱的大夫定然会照做的。

他每次都没错。

“说吧”救护车别过头去咳了两声。

千斤顶的表情愉悦“是这样的……”

……

“火种源在上,他们做到了”救护车的芯里一阵欣慰。

“毕竟地球上不是有句话吗,“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千斤顶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臂,并无丝毫不适,似乎还更好了一些。

“hey,sunshine 我他渣的爱死你啦”他看着大夫才平息下去的呼吸又急促起来。

“行了”救护车无视一切表明他在害羞的系统音“上课去吧”

 

 

 

 

 






什么烂引用啦

可能会有后续

因为觉得这种校医和学痞什么的太可爱啦o(*////▽////*)q


突然吹喻

大半夜的
想象一下
突然苏喻总












想象一下喻总侧身坐在沙发上,极进慵懒,阳光柔和的笼罩着他,宛如仙人下凡,手臂自然弯曲,指尖轻轻点在桌子上,侧着头,什么都不做,只有眼神追着你,温温和和却又不言不语,只是微笑着看着你。
你甚至都可以从他的眼睛里感受到爱意。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家伙苏爆了(突然害羞.jpg)就是那种不说话就温柔地盯着你看,把你看到脸红耳赤的炸毛。
这突如其来的吹喻

就是苏而已

并没有什么主题
无脑半开车
苏新杰,杰希
OOC大王


一,
“哈……”你一个哈欠又一个哈欠接连不断绵延不绝。
张新杰还没有回来。
抬头看看时间11:40了。
为什么还不回来。你心里不禁嘀咕。平常的他11点就睡了,若是在战队留宿也会发短信,第二天也会回来报个平安。
可是今天,什么也没有。
你不由的担心起来。
抱着手机一会儿看视频一会儿打游戏的,可是还是困。张新杰把你的生物钟已经调稳定了。
你的眼皮十分难舍。渐渐抵制不住倦意。



屋中只有你蜷缩的身体,和清浅的呼吸声。
这是张新杰回来后看到的和听到的。
你睡的很不舒服。既有姿势的原因,又有忧心的原因。
他尽量轻手轻脚的走进屋内,双手撑在你的两侧,将人囚于怀中。从你的额头开始烙下细吻,舌尖划过眼角,唇角擦过脸颊,带起一阵凉意与温热。在你的嘴唇处停了下来,像寻宝一样,探舌而入。
他的时机恰到好处。这个时候你正好刚醒,便被他牢牢压制住。只能仰着脸去承受。
一吻终了。你满口都是男人的味道。还有一丝丝酒味。皱着眉开口道“新杰,你……”本想问你是不是喝酒了。却被他用食指轻轻压住。
“嘘……”张新杰的话语带起一阵凉风,拂过你的耳朵。一下麻了半身,靠在沙发上。
今晚的新杰,不太对劲。
这是你得出的结论。大概是喝酒了?你想着。
张新杰露出一抹愉悦的笑容,好看的让你红了脸“你……”这话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怎么?怕了”他的嗓音不似平时清润,多了一丝诱惑。你没有回答他。这也是你第一次见这样的他。完全的锋芒毕露,无比耀眼。

感觉新杰突然之间,觉(bao)醒(lu)了不得了的属性呢。

吃干抹尽,再来么么哒。





二,
你的朋友想惹你激动。你曾说联盟里除了杰西卡爸爸,其他人任他们嫖。
她:王杰希已经被我搞怀孕了
你:呵呵友尽
你:说好杰西卡爸爸不准动的
你背后的王杰希摸摸下巴,嘴角微扬。大概是很享受你对他的独占欲。
你:他早就在我床上了好吗
事实上,你是真的没有感觉到他来了。
王杰希自后方搂住你,把脑袋搁在你的肩上。说实话你吓了一跳。不过嗅到熟悉的味道,你便没有挣扎。
你抬手握住他,与他十指相扣。蹭着他的脸颊,含混的开口“……杰希,你什么时候能怀上我的孩子?”
王杰希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那么简单。微微侧头嘴唇在你的脸上轻轻磨蹭“……这话应该我问你”
你也侧过头来在他嘴角允下一个吻“不,是你怀,因为我爱你多一些……”他的手指挠过你的下巴“……胡说八道”掰过你的脸“看着我的眼睛说话,明明我更爱你”
“不看,我更爱你才是”
“是吗,说这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啊,杰西卡爸爸,我只是陈述事实”
“那我要证明一下我更爱你咯”
“啊?不唔……”
没营养的对话也有爱。
今天的你依然被杰西卡爸爸放倒了呢。


为啥这个6.11就写好了,我好像忘了发!?